实录:投资区块链后,我在戒毒所隔离2年

实录:投资区块链后,我在戒毒所隔离2年

实录:投资区块链后,我在戒毒所隔离2年

實錄:投資區塊鏈後,我在戒毒所隔離2年  在某國企上班的汪哥,曾擁有令人羨慕的小康之傢。  他出生於1978年,一直覺得自己挺“順”的。但區塊鏈,令其生活發生瞭天翻地覆的變化。  先是投資區塊鏈,繼而四處貸款40多萬,後來被親人騙進強制隔離戒毒所……  在強制隔離的2年裡,他和艾滋病病人同吃同住。  睡覺的房間有12張上下鋪,晚上其他人的鼾聲夢話和磨牙聲此起彼伏。冬天4個多月沒有熱水,電視隻能看法制頻道和新聞聯播……  這段極其特殊的經歷,讓一般人覺得匪夷所思,沒有什麼人能體會他遭瞭多少罪。  黃賭毒,從不分傢。  在幣圈也是這樣的,腳踏賭場,一旦暴富,就想要會所嫩模,涉黃;如果暴跌瞭呢?  今天的主角汪哥,接觸區塊鏈項目後,債臺高築,轉而吸食海洛因,滑落到人生的谷底。  在長聊的3個小時裡,他向我們傾訴瞭自己的半生回憶。  權健遇上“區塊鏈”馬雲常躺槍  汪哥經常到權健的店裡做火療。  他還把傢裡的牙膏牙刷等日用品,換成安利的產品。在這些店裡,無論是店員還是顧客,都聚集瞭大量做“直銷”的人員。  2016年7、8月份,在權健店裡,汪哥第一次聽說瞭“區塊鏈”。權健的一傢門店權健的一傢門店  於是,他開始在網上搜索並瞭解,也會看郎咸平的一些課。  “感覺中國現在好像進入瞭區塊鏈發展時代,覺得挺靠譜的。”  之後,汪哥開始陸續收到瞭身邊“領導人”的視頻和網頁鏈接,瞭解他們當時正在做區塊鏈相關的項目。  “好多朋友就跟我說,玩的人賺瞭很多錢,現在投資這個幣挺賺錢的。”慢慢地,就開始鼓動汪哥去做投資。  “當時有些人,以‘交朋友’的名義約我出去,到最後,才知道他們是所謂的‘發展下線’。”  正因為看準瞭區塊鏈是個機會,汪哥接連投瞭幾個項目,躊躇滿志,還覺得自己挺有魄力的。  這當中也包含著“朋友”的“幫助”,汪哥回憶當初:“他們就是拿馬雲的那些話去給人洗腦。”  “看不懂就放棄機會嗎?等到別人都能看懂的時候,你再去參與,還會賺錢嗎?”  貸款做投資無異於高空走鋼絲  一直沒遇到什麼挑戰,汪哥覺得自己的人生“挺順的”。  但在2016年年底,他的幸運之神可能打瞭個盹兒。  當時,比特幣最高5000元人民幣,偶爾還暴跌一下,當時大多數人都覺得“價格太貴”。  汪哥也是這麼想的,所以他沒有囤比特幣。  如果隻用自有資金投資,汪哥和幣圈大多數的“韭菜”一樣,還不至於讓生活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。  當時,汪哥所投的項目每天都有資金入賬,月收益甚至達到瞭30%。  於是,他沒能進一步忍住誘惑,陸陸續續地投資瞭6個項目,藏寶網、SVI、解救普通人、巨氧超寶……  這些資金盤項目,不是如今流行的噱頭“搬磚套利”、“量化交易”等等。  但無一例外,都是看起來挺正規的項目。比如“藏寶網”。  “藏寶網贊助瞭在深圳舉辦的拳王爭霸賽,這個比賽在CCTV5還進行瞭直播,好多人都相信項目沒問題,然後往裡投錢。”  這樣瘋狂的人不少。  汪哥總結道:“像我們70年代末、80年代初這代人,做事風格不像60、50後那樣保守,還是挺開放的,接受新鮮事物的觀念也是很快的。相對來說,比90後更有一定的經濟能力。”  “自己心裡有個‘小算盤’,就覺得,投那麼多項目,總不至於全都崩瞭吧。”汪哥告訴我們。  “總的來說,還是沒有一個清醒的認識。”  一兩個項目開始崩盤,使汪哥的焦慮與日俱增。他開始拼命地選項目,並且出手投錢,希望能補上這個窟窿。  在用財產作抵押貸款的同時,他還開始使用利息更高,下款更快的網貸。  與此同時,汪哥一個昔日的同學回國瞭,這同學一直有吸食海洛因的習慣。為瞭戒毒 ,前段時間還跑到瞭非洲工作。  他拜托汪哥幫忙“帶貨”,並且給予瞭一定的酬勞。  此時,被魔鬼一步一步拖入深淵的汪哥,開始吸食毒品。屋漏偏逢連夜雨,最糟糕的情況發生瞭――項目接連崩盤。  屋漏偏逢連夜雨,最糟糕的情況發生瞭――項目接連崩盤。